💭🚶💭🚣💭🏃💭

曦哥很忙:

有的景象,再也看不到,就如这张全盛时期的色达,相较于那时的三万之众,现在的色达只能称作凋零。

旅行精选:

形色小葱:

四年多的时间,130万人被送进来(包括110万犹太人,14-15万波兰人,2.3万吉普赛人,1.5万苏联战犯,2.5万其他少数群体,如同性恋、耶和华见证人等),110万人死于此,其中90%都是犹太人。


“这里也许是世间最可怕的旅游中心。来人的目的各不相同——有人为了亲眼看看事情是不是像说的那样可怕,有人为了不使自己忘记过去,也有人想通过访问死难者受折磨的场所,来向他们致敬。”


——奥斯维辛没有新闻

silent:

尧尧哥哥:

昨天在海里皮艇熄火了,因祸得福,有幸慢慢地欣赏了这魅力的海景

Lanski🎨:

1990年,他们在金色的夕阳里告别,隔着栅栏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,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意,他们知道,现在的暂时的分离,都是为了之后更好的相聚。